笔袋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笔袋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广东省纪委暗访村务公开问题曝光太白龙胆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18:46:42 阅读: 来源:笔袋厂家

村委会伪造村民同意征地的文件,非法完成土地交易;千亩被征农用土地无正规批文;不组织村民选举,村小组长得以连任三届,村小组账目不清,村民怨声载道;村小组长将村土地全部卖完,被罢免后,村民小组长期"真空"……

去年11月至12月,根据省纪委领导的要求,省纪委暗访组分3支暗访小队,前往珠三角、粤东、粤西、粤北4个地区,就村务公开工作展开了专项暗访调查。在暗访调查中,暗访组深入了解村财务公开、"三资"公开、民主决议等主要事项的情况。暗访组发现,广东多地乡镇基本形成了"一村一社区"的农村社区建设模式,部分农村社区综合服务管理信息平台已经建立。

在村务民主公开管理方面,部分地区存在乡镇人民政府与村委会职责不清,村委会与村小组职责不清的情况,村民自治的功能没有得到有效的发挥,有的地方依然存在"村干部说了算"的情况,村民(代表)会议制度在多地流于形式。个别地方对村务公开重视不足,有些村务公开栏破旧,版面不规范,公开内容不够全面,更新不够及时,村务活动记录不齐全,档案管理不规范。

在农村集体"三资"监管方面,一些地方"三资"监管薄弱,群众不能参与监督。不少村、组没有及时真实地公开"三资"情况,群众对"三资"管理满意度不高。

省纪委相关负责人表示,针对当前发现的情况和存在的薄弱环节,应高度重视并积极整改,探寻行之有效的方式方法,把这项工作纳入纪检监察、民政部门和有关部门的常规工作,加强检查,对农村基层党员干部违纪问题认真查处。

江门市蓬江区荷塘镇篁湾村伪造村民签字卖地

2013年12月5日,暗访组来到江门市蓬江区荷塘镇篁湾村,一村民指着杂草丛生的田地说,这些全部都属于大湾浪农田保护区的范围,但从2005年起一直被丢荒至今。

村民们称,自2004年以来,张边围、大湾浪、吕丰围、山头围等多个地块,共有几百亩农用地被陆续征用和转包,其中不乏基本农田保护区。《出让土地签名册》上写明了村民小组同意出让土地等内容,文字下面签满了村民的名字。村民说,村民的这些签名针对的是其他事项,结果被村干部复印下来,制造出村民同意征地的假文书。

村支书李永春介绍,相关问题发生在村小组,权限也在村小组,有的表决书签字确实是在弄虚作假,但是村委会无权处理。

荷塘镇政府及江门市国土局等部门都称手续合法齐全,但是没有一个部门能拿出相关的批文。

阳西县织篢镇黎昌村失地村民无安置

2013年11月9日,暗访组来到阳西县织篢镇黎昌村。2005年该村被征了5000多亩地开发工业园。当地政府划拨一块300多亩的土地留给村民建房,但具体如何安置村民,村里从来没有召集村民开过会。

暗访组在当地调查不到半小时,几名村小组的干部就吵吵嚷嚷地冲了过来,坚决不允许暗访组再拍摄,并将一大堆黄泥堵在路上,阻止暗访组车辆通行。

在织篢镇财政所,暗访组看到了黎昌村委会的账本,并随意抽取了2012年12月账本的原始凭据,发现里面的开支名目有些可疑,比如有一笔单餐费用总数达到11000元。

吴川市边坡社区居委邱屋村小组连续两届未选举

湛江吴川市边坡社区居委会的邱屋村民小组,村子虽然距离市区只有十几公里,但村里的道路全部都是泥巴路。村民反映,近年来,村小组通过卖砂、卖林地乃至良田、厂房获得了不菲的收益。但对这些收入,村民们不仅没获得分文,就连收益的具体数目与村里的开支,村民们也一概不知道。村小组的收支没公开的根本原因是村干部一意孤行,且该村小组已经两次没换届,"如今这个村小组长已经连任3届了".邱屋村小组长是邱木康,他的弟弟邱木养是边坡社区居委会的主任。村民说社区居委会从来没有组织过村小组干部或者村民代表开会。

边坡居委会的村务公开栏里,除了一些计生宣传单张外,没有任何与该居委会有关的内容。村民们反映,有事找居委会主任可直接去他家,居委会平时没人上班。

边坡社区居委会支部书记李泉当时对暗访人员表示,针对村民关于村小组不换届的投诉,上级部门已经组织安排在2014年1月组织换届。在当地街道办事处财政所,暗访人员见到了边坡社区居委会2013年的账本。不过,账本不多,收支票据也很少。至于邱木康,暗访人员寻找了两天也没有找到,其手机也一直关机。

佛山市顺德区杏坛镇麦村1000亩征地无批文

2013年12月9日,暗访组来到佛山市顺德区杏坛镇麦村。村民反映最多的还是村里土地被卖村民却得不到应有补偿一事。有村民说,他看过报纸,"相关部门批了400亩地的土地出让项目,村里却卖了1400多亩".村民们反映,2009年下半年,当地镇政府以浦项项目落户该村为由,向麦村征地。4年之后,他们发现,当年土地被超量征收。令村民更加不满的是,当初征地时,有关部门应允他们保留征用地的15%作为留用地,面积有200多亩,但至今这一承诺也没兑现。

村支书麦肯祥说,当时镇政府确实告知征地是为了浦项项目,当时也仅下发了一份征地协议书。

杏坛镇府提供的批文显示,合法征地面积只有27公顷,即400多亩。

清远市清城区长冲村长冲口村小组村小组长把地卖光了

进入清远市清城区长冲村长冲口村小组,暗访人员看不到一方农田,倒见到了一大片长满野草的荒地。村民们指着这些荒地说,这里原来全是水田。村民告诉暗访人员,村小组原组长在没经过村民同意的情况下,擅自出卖了这片200多亩的农田。

村民不断上访,有关部门最终废止了原来的合同,并将原村小组长罢免。不过此后,这片地再也没有被开发,也不准村民种植。据调查,自2005年以来,由于原村小组长一意孤行,该村的农田与旱地几乎都被卖完。

该小组长被罢免后,该村的基层组织成了"真空".长冲口村小组没有村干部四五年,所有的村务与财务包括公章全由长冲村委会管理。村民反映,村委会要求扣下5%的征地款作为所谓的办公经费。对此,长冲村委会出纳吴清文说:"5%有时拿了,有时没拿。"

治输卵管堵塞的医院靠谱吗

治白癜风的医院排名

天津皮肤病专科医院治荨麻疹的价格

昆明治疗白癜风医院好

相关阅读